首頁專題專欄普法專欄
良法助力未成年人權利保護進入新時代 | 新未保法解讀①

發布日期: 2020-12-15 11:22


  未成年人保護法修訂案17日經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二次會議表決通過,該法自2021年6月1日起施行。新修訂的未成年人保護法增加、完善多項規定,著力解決社會關注的涉未成年人侵害問題,包括監護人監護不力、學生欺凌、性侵害未成年人、未成年人沉迷網絡等問題。此次修訂案充分吸納各方意見建議,在強化法律責任、加強未成年人權益保護等方面亮點頗多。

  近期,微信公眾號“團中央權益部”將陸續刊發系列解讀,帶您關注了解這部未成年人保護領域的綜合性法律,本篇為第1期,作者為全程參與全國人大未成年人保護法修改工作的專家、中國政法大學未成年人事務治理與法律研究基地副主任苑寧寧。

  良法助力未成年人權利保護

  進入新時代

  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律體系中,未成年人保護法是一部保障未成年人權利的基礎性、綜合性法律。此次對未成年人保護法的全面系統修訂,幾乎等于一次重塑,從立法理念、基本原則、框架邏輯、條文表述等多方面進行了充分打磨、更新換代。

  縱覽新未成年人保護法,可以清晰地看出修訂思路緊扣新時代,為解決未成年人權利保障方面的不平衡、不充分提供了科學、精準的良法方案,助力未成年人保護進入更高的階段。

  一、嚴密的體系性

  未成年人保護從四大保護拓展為六大保護,增加網絡保護和政府保護,不僅代表著未成年人保護網編織地越來越嚴密,更是對六大保護背后的邏輯和理念進行了科學化地改造。

  以前的四大保護更多是從保護主體上進行理解,未成年人是客體,是一種多主體參與的平面保護體系。修訂后的六大保護,構造了兩層的立體保護體系。第一層圍繞未成年人生存發展的四大場域展開:如何在家庭、學校和社會這三個現實場域中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權益,如何在網絡這一虛擬場域中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第二層面圍繞未成年人保護的國家責任展開:政府應當如何促進未成年人福利,司法機關應當如何對未成年人進行全面綜合司法保護。

  六大保護這一立體性的保護體系,背后彰顯了未成年人從被保護對象向權利主體的轉變,無疑體現著以未成年人為本的立法理念。

  二、明確的引領性

  一部法律不可能解決所有未成年人保護的問題。為此,新未成年人保護法具有引領搭建和完善中國未成年人法律體系的重要作用。

  未成年人保護法是中國未成年人法律體系的核心,圍繞這一核心,需要修訂、制定一系列配套的法律法規和司法解釋,進一步夯實六大保護體系。比如,為進一步解決家庭監護中的家庭教育問題,立法部門正在制定家庭教育法;為落實校園安全有關規定和網絡保護專章,應當抓緊制定校園安全條例和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條例;為進一步夯實政府保護,應當及時出臺未成年人福利條例;為強化司法機關預防未成年人違法犯罪,同步修訂預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厘清二者統領與配套的關系。

  此外,新未成年人保護法中的很多規定,也引領著執法和司法部門制定相應的規范性法律文件,比如強制報告制度、密切接觸未成年人行業從業查詢和限制制度、國家未成年人狀況統計調查分析制度,等等。

  未成年人保護法的修訂僅僅是一個開始,它必將引領未來一個時期未成年人法律體系的不斷健全。

  三、鮮明的本土性

  近些年來,未成年人保護工作中暴露出一系列問題,本土也做了大量探索,積累了諸多行之有效的經驗。此次修訂未成年人保護法,有著非常明確的本土問題意識。

  為了有效破解這些問題,立法部門既沒有盲目地照抄域外的法律規定和做法,也沒有生搬硬套一些從域外譯來的理論和話語,而是緊密結合我國實際,從構建中國特色法治理論體系和話語體系的高度,針對性設計本土制度和法律條文。比如,針對未成年人保護的統籌性不夠、理念相對滯后、國家責任缺位、家庭監護職責不明確、校園安全保障不完整、司法保護不飽滿、網絡權益保障不到位等問題,新未成年人保護法充分吸收本土經驗,都一一給出了適合我國實際的方案,要求建立未成年人保護工作協調機制、明確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則的內涵、規定國家監護、細化監護職責、加強校園安全責任、突出全面綜合的司法保護、系統規定網絡保護,等等。

  在這一問一答中,不僅勾勒了我國未成年人法的話語體系,而且生動體現著我國未來未成年人保護的方向。

  四、良好的可操作性

  一直以來,未成年人保護法很多規定具有宣示性,缺乏可操作性。此次修訂未成年人保護保護法,增強可操作性貫徹始終。

  從立法技術上來看,條文的設計避免過于一味原則,但也沒有所有求細,而是宜粗宜細、粗細結合。比如,網絡保護專章中,為了防治網絡沉迷,既有網絡服務提供者針對未成年人設置時間管理、權限管理、消費管理的宏觀要求,也有網絡游戲電子身份認證系統、不得在每日22時至次日8時向未成年人提供網絡游戲服務等類似的具體要求。

  從立法可行性來看,條文設計既要考慮到我國各地實際情況的差異,又要對核心問題、基本制度和關鍵要求作出明確統一的要求。比如,政府保護中要求縣級以上人民政府開通全國統一的未成年人保護熱線,如此規定既賦予地方一定的靈活度,可以結合實際采取多種形式,也明確最為重要的要求,必須是全國統一的,其功能是受理、轉介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投訴、舉報。

  可以說,新未成年人保護法為修訂法律過程中如何增強可操作性強提供了一個新的成功范例。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八婺青年    版權所有    聯系電話:0579—82469259
Copyright? 2006 www.hengjiawuj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備案編號:浙ICP備16003794號-1
技術支持:浙江正聯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欧美亚洲日韩高清无码